【TORN就是定情曲】
『大倉是個膽小鬼』

 

剛睡醒就看到這樣的訊息。眼睛也還沒有睜開,一時之間,大倉不知道他該先看看時間,還是先查閱訊息,查出發訊人。視線糊糊的,他緩緩爬了起來,隨便把床舖整理了一下便去盥洗。

 

盥洗之後他就餓了。食事重要,大倉忘記了訊息的事,瞥見牆上的時鐘標示著的時間,決定好好做份早餐,吃完再去排練。有時候他想不起來,當天填報名表的心情。他期待的是怎樣的生活呢?

 

悠閒的早晨換來的是匆忙的代價。戴著鴨嘴帽和墨鏡低著頭,什麼也沒有想。在別人眼中看起來風光的明星生活,在大倉來說,沒有比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工作要好;別人還能下班,他們明星,整個人生都得經營一個形象。

 

大倉並不是關八裡面一鳴驚人的成員。他不像渉谷昴,他沒有與別不同的嗓音抑或過人的唱功;他不像橫山裕,演戲主持搞笑的天份集於一身;他更不像錦戶亮,從一開始出道就引人注視。

 

「小亮的訊息!」突然回想起早上的訊息,腦海中的畫面突然清晰起來了。發訊人的確是錦戶亮。

 

我是膽小鬼?為什麼這樣說啊?大倉實在百思不得其解。怎料偏偏在他正要把手機掏出來回覆的時候,他才發現口袋裡頭除了鑰匙,什麼也沒有。胸口覺得緊緊的,好想吐。今天的計劃是什麼?今天要在哪裡集合?他一下子慌亂起來,就連排練室是幾號也忘記了。

 

大倉覺得,也許在沒有這麼多電子用品的時代,他會比較不緊張。沒有手機,也不會一直擔心有什麼人會找自己,自己又會錯過什麼最新消息。大倉原本就腦筋有點慢,所以在專業上才一直沒有出眾表現。

 

只好找到對的樓層,那就能找到排練室。大倉每走一步,心裡就愈發緊張,默默重覆唸著遲到的道歉台詞。晚點還有錄影,實在必須打起精神來。

 

「大倉,你真遲啊!」一開門就迎來錦戶的喝罵。他即使在罵人,眼睛還是那麼垂著,那麼的好看。看到大倉一臉尷尬,錦戶非常得意,咧嘴一笑,本著小惡魔一樣的表情朝大倉走過去。

 

「抱歉,我太優遊自在的煮了早餐,還以為時間很充足,慢慢地享受起來…結果遲到了…」「我就說是為了吃的!」大倉的道歉被安田打斷,幾位團員一哄而笑,為著安田的發言嬉鬧著。

 

脖子被錦戶勾住,猛地拉了過去。大倉長得高,偏偏錦戶個子小。錦戶皮膚黝黑,總是被團員偷偷取笑他是小黑人;相反的,大倉白白胖胖,就是拍半裸照的時候,他自己也不好意思起來。要大倉自己評價的話,錦戶的男人味比自己濃厚很多。

 

「你沒有回我訊息喔。」偏偏如此有男子氣魄的錦戶笑起來這般可愛撩人;趁著別的團員還在打鬧,錦戶輕輕在大倉耳邊拋下一句話,似是問句又似是單純陳述,可是大倉知道,那是撒嬌。「我忘了帶手機…」「你這個白痴。」

 

大倉肩上輕了,錦戶拿開他的手臂了。「為什麼說我是膽小鬼?」雖然只是調侃話,大倉卻莫名地非常在意。錦戶幽幽地向他一笑,那一排白花花的牙齒,看得大倉心裡發寒。

 

「你不就是膽小鬼嗎?」錦戶的手伸了過來,輕輕勾住大倉的。像是試探一樣,錦戶的手指輕輕的、輕輕的收緊,卻又沒有拉近彼此。大倉僵住了,下意識就想要逃避。「你看。」錦戶挑了挑眉,笑容裡面卻有說不出的黯然。

 

大倉知道那是一種吸引注意的技倆。公司用什麼方式來抓住粉絲的心,大家心知肚明。大倉也配合過,初期不就是跟安田打打鬧鬧的,讓綠藍戰士變成曖昧的「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組合?

 

那時候錦戶的「對象」是小內。錦戶有一種魅力,而內有一種氣質。即便知道那是公司安排的組合,團裡看著錦戶和內親暱的舉動,不禁也覺得他們是真的模範夫妻。後來兩人從東京大阪兩邊跑,跟別的團員相處時間遠遠不及兩人的獨處之多,從言語之間就感覺得到兩人特有的氣氛。

 

之後內走了,關八沒有八色了。沒有了粉紅的他們,還是咬緊牙關,一直走下去了。面對外界的反應,錦戶是最為氣憤。大家知道,那是不能打破的假象;他們必須是只為粉絲而存在的男人,他們不能夠被看到跟女人一起,也不能做一切「壞事」。可是說到底,抽個煙喝個酒,就那麼十惡不赦麼?

 

他們狗屁的可以去死。大倉非常記得錦戶當時的語氣。他生氣的臉看起來非常嚇人,眉頭扭在一起,眼神都暗了下來。之後錦戶卻還是一樣的在鏡頭前笑臉迎人,很快的也順著公司的意向,黏著各個「對象」,甜膩去了。

 

多年來,大倉也漸漸習慣了一切以笑容面對。排練中途,有人來敲門。「拍攝製作特輯的前輩們來了。」

 

大家互相打了招呼,渉谷和丸山又馬上展開搞笑本色,惹來村山的吐槽和巴頭,旁邊的團員也笑開了。他們的歡笑聲並不是假的,但是大倉總是隱隱覺得,大家的心裡面有著同樣的無奈和掙扎。

 

「大倉!」每次大倉發呆的時候,錦戶必然是第一個喝罵他的。每次的喝罵都引來別的團員的注視,後方的排舞師也開始躁動。「抱歉,」大倉非常尷尬,面紅耳赤的去到排舞師旁邊聽著對方講解。別的團員繼續自行排舞,就是錦戶一直分心往大倉的方向看去。

 

「還有哪裡不懂嗎?」錦戶走了過來,手臂踫著大倉的手臂。大倉並不是對舞步不熟悉,錦戶非常清楚;他是團隊裡面的努力家,這一點連排舞師也知道。對方沒有急躁,只是跟大倉說明了舞步的最點,然後就讓大倉自己慢慢吸收。

 

在錦戶的手臂跟自己的踫觸的瞬間,大倉先是驚訝,漸漸安心了起來。「我只是需要集中一點。」他輕輕的道,傻傻的對錦戶笑著。錦戶抬著頭看身旁那個子高大的人,看著他一臉稚氣的笑容,眼睛緩緩彎成月牙一樣。

 

大倉的手指偷偷往錦戶的方向勾去,直到他們的指尖踫上了,手指勾住了,手握緊了。很溫暖,很安心,很想一直靠在一起。

 

「咳。」旁邊的排舞師咳了起來,錦戶自然地挪動身體,掏出手機來按,原本跟大倉握住的手分開得那麼不經意。大倉把手上的舞步圖表還了給排舞師,有禮地向對方道謝,他胸口突然不再沉重了。

 

直到回家的時候,大倉才看到手機裡頭,錦戶給他的另一條訊息。

 

『我錯了 你不是膽小鬼』

 

『小亮^___^』一邊回覆,一邊笑得很傻氣。躺在床舖上盯著訊息,大倉覺得,跟錦戶一起的話,大概行得通。即使要親密一點,大概也不會勉強呢。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