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這裡!出口在這裡!」

終於制服了暴動的小精靈,正想要回去跟華鷺德艾集合的太陽幸村卻再次被叫停了。飛空艇受了太多的損害,似乎已經無法正常飛行,只能在水道上面降落。

「這艘飛行艇是不是太弱了啊?」太陽低頭看看腳邊的咬咬,又看看幸村。「兩位訓練家!請幫忙引導乘客逃生吧!」機組人員打斷了他們的閒聊,帶領了兩人至附近的逃生口,「請讓大家從這邊出去,可以的話請借出會衝浪的小精靈!」

「可是我的團隊裡面沒有能衝浪載人的小精靈啊!」雖然咬咬是水系,可是他的身材太小了,騎上去根本馬上會沉到海底吧?機組人員似乎非常忙碌,吩咐完之後也還沒聽完太陽的話就馬上去別處幫忙了。

太陽看看咬咬,一人一鱷歪歪頭。「只好拚了…!!」

把整個團隊都叫了出來,太陽便開始用大嗓門叫嚷著:「大家!一定要讓乘客到這邊來!」聽懂了的小粉絲爬到太陽頭上,利用自己的能力讓太陽頭上下起微微細雨來,似乎是想要引起大家的注意。

「這邊走!這邊走!」太陽一邊指著逃生口一邊大叫,咬咬也有樣學樣地嘎嘎叫起來。土狼犬黑仔大聲地吠了起來,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女俠只是靜靜站在通道對面,指示著逃生方向;她身旁的鬼鬼卻似乎一點也不想要幫忙,大概是飛行系的傲氣吧。

「老大!你那邊進行得順利嗎?」期間不忘問道。

 
 
字數:2, 434

飛在天上的感覺真是無與倫比。
 

太陽站在觀望窗前,興奮地往下看。不知道從那裡會否看到家裡的媽媽呢?媽媽又會否剛好抬頭,看到在上空的吼鯨王號呢?

耳邊傳來翅膀拍動的聲音,太陽轉過頭去,烈雀鬼鬼正好降落在窗沿,伸長了脖子接近他。「等你長大之後,我也可以騎在你背上一起飛嗎?」這樣的想法,太陽也只是聽別人提起過;看著鬼鬼那麼小的身板兒,太陽覺得即使不能乘著她飛也沒關係,他們可以一起乘飛空艇。

小鋸鱷咬咬蹓躂著,腳步聲一直自起飛之後便沒有間斷。關了窗,太陽讓鬼鬼騎在肩上,回過身去看看自己的伙伴。溜溜糖果用她像粉絲一樣的腿(她也因此而命名)輕輕地踩在不良蛙女俠的頭上,女俠卻在打坐,似乎沒有絲毫不快。土狼犬黑仔正和喵喵睡在一塊,驟然一看,以為兩隻毛茸茸的精靈都非常舒服。

「喵喵?」走近了一點,太陽終於聽到了喵喵微弱的呻吟。「暈船…暈飛機…暈飛空艇嗎?」輕輕地問著,不會說話的喵喵叫了一聲,往太陽懷裡蹭,似是點了頭。

「老大!我去找一下電腦,喵喵不舒服!」察覺到喵喵的狀況之後太陽便變得非常著急,把大家都收進精靈球裡頭便抱著喵喵的球去跟幸村報備。幸村看了看太陽著急的樣子,拿下了耳機。「一起去吧?」

-

兩人跟同行的華鷺和德艾報備了之後便在飛空艇內尋找著電腦。吼鯨王號非常龐大,兩個小鬼毫無方向感地亂轉彎亂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電腦。「這飛空艇真大啊…我還以為一輩子都找不到電腦了…」太陽一邊盯著電腦表示『傳輸進行中』的字樣,一邊戳著屏幕說。

「還不是因為你亂跑!」幸村如此怪罪太陽,卻是無視自己也有參與猜猜哪條路是正解的過程。「老大你明明也──」

太陽還想要反駁,此時卻聽到了飛空艇上的廣播。說話的人似乎是館主,可是太陽對於館主們的姓名,並沒有特別留意。手裡握住斗笠菇笑笑的精靈球,太陽整個魂魄都被廣播吸引去了,眼睛直直地盯著頭上的廣播器。

突然一陣劇烈震動,太陽還沒來得及反應,笑笑的精靈球就從手裡滑出去了。「啊!糟了!」「老二!」儘管幸村馬上喝止,心裡著急的太陽早就追著精靈球跑了出去,早就管不著機長兼館主艾托斯的安全廣播了。

「笑笑!」飛空艇並沒有平定下來,整個地板時而傾斜時而震盪,使得太陽好幾次正要抓住精靈球的瞬間卻又讓它從指縫裡溜走。「太陽!等一下啊!」比較年長的幸村對場況更有警覺性,追在太陽後面的同時也留意著身邊的狀況,在太陽快要摔個正著之前趕緊抓住了他的手臂。

笑笑的精靈球一直滾動,這時候卻剛好有求助的機組人員跑了出來,精靈球就靜靜地停在機組人員的臉邊;太陽又是一個猛衝,大喊著「笑笑!」的趴在對方腳下,珍愛地撿起了失而復得的精靈球。

「呃,你們是訓練家吧?」有一瞬間,機組人員被太陽的行動嚇到了,連當前危機也要忘了。「我們是!」太陽跟幸村異口同聲地答道。太陽抬頭看看慌張的機組人員,起來問道:「難道要挑戰我們嗎?!」

「不!機首出現了兇暴的飛天螳螂和勒克貓,雖然凱爾特先生已經行動了,還是恐怕需要訓練家們來幫忙保護飛空艇!」

「他們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啊?」倘若太陽年長個幾年,倘若他的個性比較沈穩,也許他會開始思考在半空中突然出現小精靈以及他們攻擊飛空艇的各種可能性;可是太陽只是一個小孩子,雖然直覺上提出了疑問,下一秒卻已經被熱血沖昏了頭腦。

「老大!我們上吧!拯救吼鯨王號!」「小鬼!那是我的台詞!」二人說罷,無視在他們後面跑的機組人員,擅自賽跑起來了。

-

機首的凱爾特先生正在努力保護飛空艇不被兇暴的小精靈破壞,可是當他命令小南瓜們保護飛空艇,則意味著他的小南瓜們必須承受好幾次的攻擊。針對著快要累壞了的小南瓜,勒克貓顯得非常浮躁,劈歷啪啦的,身上一直冒出電光火花來,似乎隨時要放電。

「笑笑!阻止勒克貓!」抵達機首的太陽一個疾衝就把精靈球拋出去,扯著嗓門大聲喊話;笑笑從精靈球中出來了,落在小南瓜和勒克貓之間,明顯地是要插手的模樣,讓勒克貓更是不快,卻成功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謝謝你。」馬上走到小南瓜身邊的凱爾特輕輕道謝,可是正過份投入於飛空艇英雄角色的太陽,似乎並沒有聽到。

笑笑站在勒克貓面前,長長的紅色爪子提在胸前,眼神裡是黑色的淡定。面對勒克貓的儲電,笑笑有了警覺心,搖了搖脖子,微微彎下了身子又閉上了眼睛,似是心不在焉卻準備隨時反擊。

勒克貓的前腿抓著地板,一下、兩下、三下,一聲吼叫後腿一蹬就往笑笑撲過去,身上散發著強烈的電氣。「笑笑!」太陽一喊,笑笑倏地睜開眼睛,以一腳為圓心,另一腳使力一推,華麗地轉了一個滿圈,又長又壯的尾巴用力一甩,擋下了勒克貓的攻擊。
硬生生撞在觀望台的玻璃上,勒克貓弱弱地一叫,伏在地上。「笑笑,不要讓他破壞飛空艇!」太陽回頭看看艇身的狀況,又對笑笑下了指令。笑笑眼角餘光掃過太陽的方向,似乎點了點頭,又重整了馬步,眼睛直直盯著低鳴著再次站起來的勒克貓。

勒克貓莫名的暴躁,到底是為什麼呢?面對勒克貓的多次儲電,笑笑皆採取從容躲逼的策略;此戰術使勒克貓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笑笑的動作之上,也在屢試屢敗的狀況之下,漸漸把僅餘的體力耗盡了。

太陽看到笑笑的動作慢了下來,已經沒了戰意一樣,偶爾回過頭來看太陽。笑笑雖然是格鬥系的小精靈,性格卻比任何別的伙伴都要愛好和平。雖然眼睛還是直盯著笑笑,勒克貓的步伐卻也慢了下來,似乎體力已經到達極限。

太陽看著勒克貓,禁不住踏出了一步;敏感的勒克貓轉過頭來看太陽,兇兇地一瞪又露出牙齒,那氣勢卻又馬上消了。太陽對上勒克貓眼睛,想起了口袋裡頭收著的點心饅頭,又想起了偶爾發脾氣的喵喵…

「要吃點饅頭嗎?」掏出小饅頭的瞬間,勒克貓以為是太陽的攻擊姿勢,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可是當太陽蹲下來,伸出手來讓勒克貓看到手心上的饅頭,勒克貓的注意力便轉移到可口的點心上面了。

太陽耐心地等,勒克貓一步又一步地靠近。勒克貓看看點心又看看太陽,也看看在太陽後方隨時準備護主的笑笑。終於饅頭就在眼前,勒克貓的眼神已經柔和下來。「吃吧。」勒克貓從了,低頭就咬下去,滿嘴甜甜的饅頭,很是滋味。

「食物就是答案!」太陽得意地說著,並把勒克貓收進精靈球裡。

-END-
 
 
【TORN就是定情曲】